那年那月那城

去过一个城市,就会对这个地方产生一种感情。

丙申那年秋月,我们一家自驾去了武汉,那是首次自驾。

虽然正值国庆假期,来去竟然没有遭遇堵车,一路畅通。在武汉期间我们每日坐着公交车逛来逛去,感觉很舒适。去武汉必登黄鹤楼。没想到竟然遇到了米芾的雕刻和碑廊里李白的字,在著名的黄鹤楼上观望江水滔滔中横跨的长江大桥和晴川阁,却没有产生丝毫古人抒发滚滚长江东逝水的豪迈情怀,只有普通人的惊叹,啊,我,终于登上了传说中的黄鹤楼!

夜晚漫步在百年老街江汉路步行街上,欣喜这里的建筑是现代和民国完美的结合。这条街上竟然有石柱回廊、有钟楼天桥、有拱顶圆窗……这些欧陆风格、罗马风格、拜占庭风格、文艺复兴式、古典主义、现代派等各式各样的建筑吸引了我们,还有那缤纷林立的广告橱窗后的深巷老屋。

从湖北中医药大学门口擦肩而过,却不知道它的前身是文华书院。朴园——钱基博所居住的房间被改造成了 艺术沙龙 ,在深沉的咖啡色背景中,考究的桌椅摆设和野生的芦苇蒿草相映成趣,保留原貌的壁炉和仿古的吊扇、窗户遥相呼应。在这里,我忽然想到林徽因的 太太的客厅 ,是不是就是这样子呢?还有武汉大学、武汉红楼……转眼四年过去。武汉似乎因我去过一遭而成了我一个淡淡牵挂的故人。

己亥冬月,那时候我在家里用工笔描绘一些花花草草。早前听到一些武汉肺炎传闻,觉得应该能很快扑灭疫情的。武汉 封城 的时候,还是没有觉察到形势的险峻,连口罩也觉得不必要去买,以为就像那年的 非典 一样,家里还存有 非典 时候购买的棉纱口罩,连包装也没拆开,17年了,平时并不戴口罩。

可是,转眼间,疫情的变化令我大吃一惊.它们甚至改变了所有的一切。原本的生活不是这样子的,庚子春节给了我们一个措手不及和终生难忘的记忆。

诗人们在写诗,书画家们在创作作品,医护人员成了战士,我们成了什么?原本以为武汉就能按下暂停键甚至划上休止符,恢复后一切从暂停遇乐棋牌大厅处开始,不,这已不是暂停,分明是一场改变和重塑。看多了小说和电影以为灾难来临前会有背景音乐提醒,可是现实中它却常常是无声到来。身在武汉的几百万人每天与疫情在搏斗,逆行武汉的医护人员同样让人揪心牵挂,全国人民的宅家是一种保护也是一种行动。在这场看不见硝烟的战役面前,有的人倒下但有更多的人站了起来。严峻的现实,警醒着我们不能有侥幸心理,惟有万众一心众志成城,才能迎接春天的到来。

在这段不平凡的时期,很多人不惧风险勇敢逆行。更多的人则宅在家中,不出门添乱。我始终坚信微光之聚,坚信武汉今春的遇乐棋牌大厅vip樱花会更美。

(责任编辑:遇乐棋牌大厅)

本文地址:/yejie/20200501/2996.html

上一篇:2日趣味天象:上弦月 合 毕宿五 掩 毕宿一 下一篇:武汉重症确诊患者全部入院治疗